Placeholder image for template purposes.

在乞力马扎罗山之巅致敬麦格纳

在坦桑尼亚乞力马扎罗山5895米的山顶升起麦格纳的旗帜,是约翰·赛扬(John Sajan)和他的儿子西蒙(Simon)的标志性成就之一。这也体现了他们顽强的毅力、坚定的决心和对麦格纳的由衷敬意。

在无数登山者眼中,一旦登上了一座险峻的山峰,那么,最后一步必然是竖起一面旗帜。而和其他无畏的登山者一样,赛扬父子在非洲最高峰上拍摄的照片也证明了这一点。

“我希望在登上山顶后,做一些特别的事情,”麦格纳热塑性尾门全球项目经理约翰·赛扬说道,“然后就想到了麦格纳的旗帜。我觉得,我可以拍摄升起麦格纳旗帜的照片,把照片放在办公室里并对别人说——我把麦格纳带到了更高处。”

1920x960-menu-photos-02

而身为密歇根州立大学大三学生、美国最高级别鹰级童子军成员以及麦格纳奖学金获得者,西蒙·赛扬在八月末完成了第二次麦格纳内部实习,他将七月的这次旗帜扬起称为生命中的一个“伟大时刻”。

和所有伟大时刻的诞生一样,这一时刻的出现也离不开详细的计划,而他们甚至对麦格纳白色旗帜的携带位置都进行了充分考虑。

“我当时背着一个 20 磅重的背包,里面塞着干粮、四升水、一台照相机和一副登山杖,” 约翰·赛扬说道,“我把麦格纳的旗帜放在背包正面最外层的口袋里,为了方便将它取出来。因为 近5800米的海拔会让大脑缺氧,即便是做一些非常简单的事情也会耗费大量精力。所以,我必须把旗帜放在容易取出的地方,这样才能顺利拿到并继续下一步。”

约翰补充道,“在山顶升起这面旗帜对我来说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因为麦格纳给了我很多美好。我喜欢我们公司,喜欢公司的每个人,也喜欢公司的文化。而我的儿子也在不断努力,即将成为麦格纳的一名正式员工。因此,我觉得致敬麦格纳的最好方式,就是将让公司的旗帜飘扬在非洲之巅。”

乞力马扎罗山是一座常年积雪的火山,也是世界上最大的独体山。而 Sajan 父子分别在乌呼鲁峰(“乌呼鲁”在斯瓦希里语中意为“自由”)以及基博峰(乞力马扎罗山的最高峰)的最高处升起了麦格纳的旗帜。他们的整个登山之旅耗时 7.5 天,仅是最后的登顶阶段就用时 15 小时,而登顶之前,只在营地内休息了四个小时就趁黑出发。

“必须在日出前登顶,” 约翰·赛扬说道,“在那一刻,你可以看到自然之美,看到一副亘古不变的美景。空气如此清新,天空也极为纯净。这会让你不由自主想到人类对地球带来的影响,想到我们需要保护地球。而这些感触,都能与麦格纳所做的一切联系在一起。”

尽管这对父子还登上了其他许多高峰,比如新墨西哥州西马伦山脉中的最高峰——5423米的鲍尔迪山,以及新西兰的鲁阿佩胡山——一座海拔2743米的活火山;不过在他们看来,任何人都有能力站在险峻的山顶。

“登上乞力马扎罗山让我更加自信,” 约翰·赛扬——这位一周骑行六次、每次骑行 20 英里的骑行发烧友说道,“它令我变得更加坚强,使我我能够克服各种挑战。只要全身心投入并进行充分的准备,任何人都能站在峰顶。”

而西蒙也补充道:“到达一定程度之后,支撑我们抵达终点的是我们的意志。而我们需要做的,就是集中精力向山顶进发。”

We want to hear from you

Send us your questions, thoughts and inquiries or engage in the conversation on social media.

相关新闻

一位麦格纳的养蜂人这样说

文章

Magna Doubles Down on It's Next Rebelle Rally Adventure

新闻和通讯稿

一名麦格纳养蜂人的后院 — 远不止于此

文章

保持联系

订阅麦格纳新闻和故事,一旦有更新,你就会收到电子邮件提醒。